<tbody id="arcj7"></tbody>
  1. <menuitem id="arcj7"></menuitem>

      <xmp id="arcj7"><bdo id="arcj7"></bdo></xmp>
    1. 南通港石機械有限公司

      專業生產精密鍛件,模鍛,精密鍛造,精密鍛壓件及機械設備與船舶配件鍛造件熱處理加工處理

      0513-84255555
      新聞動態

      白宮“試圖掩蓋特朗普與烏克蘭通話的細節”

      發布時間:2019/9/27
        根據對美國總統的舉報人投訴,白宮高級官員試圖“鎖定”唐納德·特朗普與烏克蘭總統之間電話的所有細節。
        在電話會議中,特朗普先生推動弗洛迪米爾·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調查其國內領先的政治對手喬·拜登(Joe Biden)。
        在新發布的投訴說,電話抄本沒有被存儲在通常的計算機系統。
        相反,它存儲在用于分類信息的單獨系統中。
        最高民主黨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周二宣布,該黨正在推進對共和黨總統的正式彈each調查。
        她指責特朗普先生尋求外國幫助,以期抹黑拜登(Biden)(他正在尋求2020年總統大選的民主黨候選人提名)以及將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用作討價還價的工具。
        碰巧的是:美國情報局長被國會抨擊
        特朗普先生承認,在與澤倫斯基先生交談之前,他親自封鎖了向烏克蘭提供的近4億美元的軍事援助,但否認這是要向烏克蘭領導人施加壓力,要求其調查拜登先生。
        在美國眾議院情報委員會的美國議員開始就此問題向特朗普總統的最高情報官員提出質疑之際,揭發舉報者的指控得以釋放。代理國家情報總監約瑟夫·馬奎爾(Joseph Maguire)最初拒絕與國會分享申訴。
        但是在接受內務委員會周四的訊問時,馬奎爾表示,他相信舉報人的舉止是“真誠”,并且“做了正確的事情”。
        特朗普總統已將彈each程序視為“騙局”和“另一場獵巫”。
        媒體標題我們對拜登-烏克蘭腐敗指控的了解
        在舉報人的報告和國會聽證會發布后,周四在白宮對記者說,他說,彈sho程序“不應允許”。
        他說:“民主黨人對這個國家的所作所為是一種恥辱,不應允許。” “應該有一種方法,也許是通過法院合法地制止它。”
        特朗普在周三對美國駐紐約使團的工作人員發表評論的記錄已經出現,其中特朗普表示,向舉報人提供信息的人“幾乎都是間諜”。
        在明顯地提到美國過去執行間諜活動時,他補充說:“您知道我們過去很聰明時曾經做過什么嗎?與我們現在不同...”
        投訴怎么說?
        舉報人的投訴指控特朗普先生“利用其辦公室的權力在美國2020年大選中尋求外國的干預”。
        現在尚未保密的文件將總統的行為描述為“嚴重或公然的問題,虐待或違反法律”。
        涉嫌的侵權行為涉及特朗普總統,他于7月25日要求其烏克蘭同行調查針對拜登先生的毫無根據的指控。
        舉報人在投訴中說,他們從數個消息來源獲悉,白宮高級官員已介入以“封鎖”通話的所有記錄,特別是正式的逐字記錄。
        告密者在投訴中寫道:“這一系列行動向我強調,白宮官員理解了電話中所發生的事情的嚴重性。”
        舉報人說,此次通話的詳細信息存儲在“為代碼字級情報信息(例如秘密行動)保留的獨立計算機系統”中。
        檢舉人還說,官員們說,在本屆政府“不是第一次”將總統記錄本放到這個密碼字級系統中,只是為了保護政治敏感而不是國家安全敏感的信息。
        投訴清楚地表明,舉報人“不是直接見證”大多數事件,但發現其同事的說法是可信的,“因為在幾乎所有情況下,多名官員都敘述了彼此一致的事實模式”。
        國會怎么了?
        眾議院情報委員會主席,民主黨民主黨人亞當·希夫(Adam Schiff)通過指責特朗普總統進行了“經典的有組織犯罪改革”來開啟聽證會。
        但是該委員會的主要共和黨人特朗普支持者德文·納尼斯說:“我要祝賀民主黨人最近針對總統的信息戰,以及他們再次有能力招攬主流媒體的非凡能力。”
        媒體字幕美國公民對最新動態做出反應
        Schiff先生問Maguire先生,為什么在決定發布舉報人的報告之前向白宮征求意見。
        馬奎爾先生回答說:“檢查似乎是審慎的做法。”他曾征詢白宮律師的意見,以確定該報告是否包括受總統行政特權保護的信息。
        他補充說:“我相信這件事上的一切都是前所未有的。”
        在希夫先生的進一步詢問中,馬奎爾先生說,他相信舉報者的舉止是“真誠”。
        他繼續說:“我認為舉報人做的是正確的事。我認為他在法律的每一步都遵守法律。”
        Maguire在競爭敘事中
        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總統任期已由國會備受矚目的聽證會中斷-約瑟夫·馬奎爾(Joseph Maguire)只是最新的一次。
        按照傳統,雙方都試圖在持續的政治斗爭中讓證人為他們提供彈藥。
        民主黨人希望他為舉報人的信譽提供擔保,詳細說明他們所認為的白宮掩蓋,并譴責政府的烏克蘭政策主要由私人公民-特朗普律師魯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實施。
        共和黨人目前的目標是將整件事描繪成“總統騷擾”的最新例子。
        政客們想得出結論,但馬奎爾大多談到了過程。他在某一時刻說:“我必須處理當前的情況。” 這是他介入的局面。
        關于喬·拜登有什么主張?
        在電話會議上,特朗普先生與新當選的澤倫斯基先生討論了2016年免職烏克蘭檢察官維克托·肖金(Viktor Shokin)的問題。
        然后,他繼續討論拜登先生的兒子亨特·拜登(Hunter Biden),以及毫無根據的指控,稱拜登-當時是美國副總統-通過游說烏克蘭解雇Shokin來停止對兒子的起訴。
        肖金先生的辦公室已開始對Burisma進行調查,Burisma是一家天然氣公司,亨特·拜登是該公司的董事會成員。
        通話期間,特朗普先生還請澤倫斯基先生與美國總檢察長威廉·巴爾和特朗普先生的私人律師魯道夫·朱利安尼一起調查此事。
        沒有證據表明拜登一家有任何不當行為。
        拜登(Biden)先生與其他西方官員一起,要求將肖金(Shokin)解雇,原因是他認為他對腐敗軟弱。
        換任Shokin先生后,他的繼任者繼續對Burisma進行調查10個月,直到調查結束。
        司法部周三表示,特朗普沒有與司法部長談過讓烏克蘭調查拜登先生的事情,巴爾也沒有與烏克蘭進行溝通。
        爭議如何展開
        據美國媒體報道:
        7月18日或之前-特朗普總統命令白宮幕僚推遲向烏克蘭提供近4億美元的軍事援助
        7月25日-特朗普總統在30分鐘的電話中與烏克蘭領導人對話
        9月9日-國會獲悉舉報者對此電話的投訴,但遭到特朗普政府的阻止,無法查看
        9月11日-五角大樓和國務院已批準釋放對烏克蘭的軍事援助
        9月23日-特朗普先生確認他扣留了烏克蘭的援助,稱這是由于對“腐敗”的擔憂
        9月24日-特朗普先生說,援助被取消了,以便其他國家支付更多。一夫多妻制能否解決俄羅斯的問題?
      快彩网